所在位置: 首頁 > 權威發布 > 指導性案例
指導案例112號:阿斯特克有限公司申請設立海事賠償責任限制基金案
  • 來源:最高人民法院網
  • 發布時間:2019-02-25 11:30:52
指導案例112號
阿斯特克有限公司申請設立海事賠償責任
限制基金案
(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2019年2月25日發布)
  關鍵詞民事/海事賠償責任限制基金/事故原則/一次事故/多次事故
  裁判要點
  海商法第二百一十二條確立海事賠償責任限制實行 “一次事故,一個限額,多次事故,多個限額”的原則。判斷一次事故還是多次事故的關鍵是分析事故之間是否因同一原因所致。如果因同一原因發生多個事故,且原因鏈沒有中斷的,應認定為一次事故。如果原因鏈中斷并再次發生事故,則應認定為形成新的獨立事故。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商法》第212條
  基本案情
  阿斯特克有限公司向天津海事法院提出申請稱,其所屬的“艾儂”輪收到養殖損害索賠請求。對于該次事故所造成的非人身傷亡損失,阿斯特克有限公司作為該輪的船舶所有人申請設立海事賠償責任限制基金,責任限額為422510特別提款權及該款項自2014年6月5日起至基金設立之日止的利息。
  眾多養殖戶作為利害關系人提出異議,認為阿斯特克有限公司應當分別設立限制基金,而不能就整個航次設立一個限制基金。
  法院查明:涉案船舶韓國籍“艾儂”輪的所有人為阿斯特克有限公司,船舶總噸位為2030噸。2014年6月5日,“艾儂”輪自秦皇島開往天津港裝貨途中,在河北省昌黎縣、樂亭縣海域駛入養殖區域,造成了相關養殖戶的養殖損失。
  另查明,“艾儂”輪在本案損害事故發生時使用英版1249號海圖,該海圖已標明本案損害事故發生的海域設置了養殖區,并劃定了養殖區范圍。涉案船舶為執行涉案航次所預先設定的航線穿越該養殖區。
  再查明,郭金武與劉海忠的養殖區相距約500米左右,涉案船舶航行時間約2分鐘;劉海忠與李衛國等人的養殖區相距約9000米左右,涉案船舶航行時間約30分鐘。
  裁判結果
  天津海事法院于2014年11月10日作出(2014)津海法限字第1號民事裁定:一、準許阿斯特克有限公司提出的設立海事賠償責任限制基金的申請。二、海事賠償責任限制基金數額為422510特別提款權及利息(利息自2014年6月5日起至基金設立之日止,按中國人民銀行確定的金融機構同期一年期貸款基準利率計算)。三、阿斯特克有限公司應在裁定生效之日起三日內以人民幣或法院認可的擔保設立海事賠償責任限制基金(基金的人民幣數額按本裁定生效之日的特別提款權對人民幣的換算辦法計算)。逾期不設立基金的,按自動撤回申請處理。郭金武、劉海忠不服一審裁定,向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于2015年1月19日作出(2015)津高民四終字第10號民事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裁定。郭金武、劉海忠、李衛國、趙來軍、齊永平、李建永、齊秀奎不服二審裁定,申請再審。最高人民法院于2015年8月10日作出(2015)民申字第853號民事裁定,提審本案,并于2015年9月29日作出(2015)民提字第151號民事裁定:一、撤銷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2015)津高民四終字第10號民事裁定。二、撤銷天津海事法院(2014)津海法限字第1號民事裁定。三、駁回阿斯特克有限公司提出的設立海事賠償責任限制基金的申請。
  裁判理由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海商法第二百一十二條確立海事賠償責任限制實行事故原則,即“一次事故,一個限額,多次事故,多個限額”。判斷一次還是多次事故的關鍵是分析兩次事故之間是否因同一原因所致。如果因同一原因發生多個事故,但原因鏈沒有中斷,則應認定為一個事故。如果原因鏈中斷,有新的原因介入,則新的原因與新的事故構成新的因果關系,形成新的獨立事故。就本案而言,涉案“艾儂”輪所使用的英版海圖明確標注了養殖區范圍,但船員卻將航線設定到養殖區,本身存在重大過錯。涉案船舶在預知所經臨的海域可能存在大面積養殖區的情形下,應加強瞭望義務,保證航行安全,避免沖撞養殖區造成損失。根據涉案船舶航行軌跡,涉案船舶實際駛入了郭金武經營的養殖區。鑒于損害事故發生于中午時分,并無夜間的視覺障礙,如船員謹慎履行瞭望和駕駛義務,應能注意到海面上懸掛養殖物浮球的存在。在昌黎縣海洋局出具證據證明郭金武遭受實際損害的情形下,可以推定船員未履行謹慎瞭望義務,導致第一次侵權行為發生。依據航行軌跡,船舶隨后進入劉海忠的養殖區,由于郭金武與劉海忠的養殖區毗鄰,相距約500米,基于船舶運動的慣性及船舶駕駛規律,涉案船舶在當時情形下無法采取合理措施避讓劉海忠的養殖區,致使第二次侵權行為發生。從原因上分析,兩次損害行為均因船舶駛入郭金武養殖區之前,船員疏于瞭望的過失所致,屬同一原因,且原因鏈并未中斷,故應將兩次侵權行為認定為一次事故。船舶駛離劉海忠的養殖區進入開闊海域,航行約9000米,時長約半小時后進入李衛國等人的養殖區再次造成損害事故。在進入李衛國等人的養殖區之前,船員應有較為充裕的時間調整駕駛疏忽的心理狀態,且在預知航行前方還有養殖區存在的情形下,更應加強瞭望義務,避免再次造成損害。涉案船舶顯然未盡到謹慎駕駛的義務,致使第二次損害事故的發生。兩次事故之間無論從時間關系還是從主觀狀態均無關聯性,第二次事故的發生并非第一次事故自然延續所致,兩次事故之間并無因果關系。阿斯特克有限公司主張在整個事故發生過程中船員錯誤駛入的心理狀態沒有變化,原因鏈沒有中斷的理由不能成立。雖然兩次事故的發生均因“同一性質的原因”,即船員疏忽駕駛所致,但并非基于“同一原因”,引起兩次事故。依據“一次事故,一次限額”的原則,涉案船舶應分別針對兩次事故設立不同的責任限制基金。一、二審法院未能全面考察養殖區的位置、兩次事故之間的因果關系及當事人的主觀狀態,作出涉案船舶僅造成一次事故,允許涉案船舶設立一個基金的認定錯誤,依法應予糾正。
 ?。ㄉР門猩笈腥嗽保和跏緱?、傅曉強、黃西武)
責任編輯:韓緒光
北京pk赛车官网直播 11选5技巧稳赚视频 买平肖出特肖算不算百度知道 百人牛牛稳赢公式 澳洲快乐时时 人能力的高低与遵循规律 2019重庆时时采彩开奖时间 澳门手机投注官网 重庆欢乐生肖官网 极速快三计划软件免费下载 网络21点游戏下载 猜大小单双稳赚 抢庄牌九秘诀 2019幸运飞艇稳赚公式 欢乐生肖开奖结果走势图 女篮亚洲杯决赛直播